(ョ)

转载请标明出处

不习惯别人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这里,自己不是什么值得关注的人。

从小到大,我一直期望着一个像是电视剧里那样的妈妈,在我难过的时候抱我在怀里告诉我,一切都会好的,这不是你的错。
但是就如同她对我的期望一样难以实现。
她责问我为什么只学坏不学好,为什么抽烟的时候我没办法回答她。
如果不是靠着尼古丁短暂的麻痹,我真的撑不下去,
我没有成长到足够承担我应面对的压力,对不起。

是一些碎碎念。

过去这么久,我依然害怕睡眠害怕明天到来。

苦恼于常人无法理解的脆弱与敏感。

我只想让自己好过一些,就算方法错了。

支撑自己活下去的东西变得越来越简单,也越来越容易被打破。
越来越会伪装常人,却没有带来多少快乐。
恨自己越来越差的精神状态,恶性循环般的无法摆脱。

只有一个人待着才能感到舒适,是否已经算是死亡,活着的是
一台程序正常运行的机器。

“你的说教,从来不是我的救赎。”
我的救赎,不是适应你,那必定是脱离你。

我要努力得活到自己真正快乐为止。

下一辈子我想当一棵沙漠里的孤草,在一日又一日的风沙里等一场雨,然后死亡。
一切变得简单,只有我、我的期望。

我一直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明,我也相信神明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能左右我的只有我自己。